骚浪人妻春宵难耐 老王激战天明

    雾气缭绕的温泉边,暧昧的黄色灯光笼罩在水里疯狂交媾的奸夫荡妇,勾人心弦的淫声浪语直教月亮也羞得隐去了身影。

    “嗯哈!别磨了啊啊啊恩咿呀王先生好哥哥里面好痒啊啊啊啊!又扣上骚点了咿呀好美要去了嗯啊”王虎粗糙的手指就着被淫水浸湿的内裤在陈青的花穴里揉操着,却只能不断加剧这种从骨髓里散发出的瘙痒。

    陈青愈加打开白嫩的玉腿,娇媚的勾引王虎身下的那根大屌早点来奸淫自己。王虎果然受用,四指齐用劲,把美人插得淫水飞溅,浪叫不停。陈青只得自己抱着双腿,爽的直打颤,弓成弯月的足尖一下下打在水面上,又撩起万种风情。

    王虎轻挑身下美妍人妻的玉足,肥厚的舌头缠上晶莹的脚趾细细的舔弄,手指连续抽插几十下,陈青愈发娇媚,瞬间挺直了泛着红晕的身子,一大股淫水就喷了出来,王虎的脸上胸上都是腥甜诱人的骚水,后方的高潮刺激了前面。“啊啊啊来了来了人家受不了啦要丢了嗯哈好舒服呀!”

    肉棒也不甘寂寞的喷发了,从马眼处射出数股精液掉落在温泉里,被雾气隐藏。

    王虎见这个骚美人高潮的淫态,忍着要爆炸的肉棒,邪气的舔舔嘴唇,大餐终于要开始了,受了肉棒的美,这娇艳美人可就没那幺容易满足了。

    王虎终于舍得挑开皱的不成样子黑丝内裤,在太太状似无意的配合下脱了下来,当着娇媚太太的面,滴着淫水的内裤捂在口鼻处深深地闻了上去,还伸出粘连口水的舌头舔的啧啧作响,仿佛是什幺人间美味,“啊你别好讨厌嗯啊又痒了王先生,浪穴好痒哼啊”陈青的水蛇腰带动肥嫩的屁股不断扭动,“啊啊”

    “骚宝贝,别急,让我这根大屌好好安慰安慰你”王虎把狰狞硕大的龟头噗嗤插入了早已松软滑腻的穴内,直捣穴心。

    “唔嗯啊啊啊。。哼啊用力操骚逼啊啊插到了好哥哥好烫,大鸡吧好厉害”王虎腰上不断使力,顶的美艳人妻一耸一耸的,大奶子直接荡成了乳波,引诱的王虎鸡巴更硬更挺,他猛地俯下身,把白嫩勾缠的大腿扛在肩膀上,打夯一般猛烈地抽插,伸出肥厚的舌头在陈青的玉腿上不住地舔吻。

    陈青觉得自己舒服的快要死了,脚趾用力地蜷缩起来,美足悄悄地把王虎更向下压,淫声浪语充满了整个别墅。

    “骚货!插死你。。。爽吗。。大鸡吧干的你爽不爽?”

    “啊啊啊啊骚穴里好舒服,大鸡吧老公好会干骚货要爽死了”陈青娇喘难耐,一手抚摸自己粉嫩的肉棒,一手使劲揉捏胸前的奶子,“唔嗯哦哦又戳到了嗯哈嗯嗯啊啊啊好硬好烫”王虎不断使力,又操了数百下,直接爽的骚艳美人又去了一回。

    “嘶”高潮的骚穴往死里绞紧,吮吸着紫红的肉棒,王虎猩红了双眼,又挺着力抽插了几下,数股浓精高强度的喷射在湿滑黏腻的肉壁上,“啊啊好烫好大力骚货要被射死了啊啊啊不要忍不住了哦啊啊又要来啦”陈青精致的肉棒不断射出金黄的尿液流了他一身,整个人处于惊惧又爽浪的状态,感觉随时可以高潮,“嗯啊被大鸡吧操尿了啊好美”

    王虎孽根一拔出,淫水混合着精液就从他的骚穴中涌了出来,水流划过穴口又刺激的穴口无力收缩,只能任水流搔动小穴,又涌出一股精液。。。。

    陈青连声娇喘,躺在王虎怀里,柔荑无力的推着王虎又摸上来的大掌。“啊啊不要。。。不要。王先生,不要啊我已经结婚了不能不能 王先生”,陈青半抬美眸央求的看着王虎。

    “小淫娃好无情,自己爽过以后就不管大鸡巴老公了。”王虎戏谑的看着美艳人妻的做作,大掌不顾阻拦继续摩挲着丰满滑腻的巨乳,揪起乳尖把大奶拉成木瓜型,又松弹开看着大白兔猛地一跃回到骚浪人妻身上,带出诱惑的淫声娇喘。

    “啊轻点儿啊嗯嗯那你要怎幺样嘛人家也不知道该怎幺办了啦唔嗯”陈青娇嗔的挺起了硕大的奶子,白嫩的玉腿紧紧的纠缠在一起,随着王虎挑逗的揉捏轻轻蹭着王虎软下去依旧尺寸可观的大肉棒。

    王虎一翻身把美艳人妻搂在怀里,低沉的说“去我房间,嗯?”随即与陈青痴缠的吻在一起。

    啊啊啊好舒服,他的舌头好有力,搅得人家好痒啊好舒服嗯嗯晚上去他房间说清楚,哈我们嗯嗯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陈青大张双腿紧紧的夹住王虎有力的腰,调情般的磨蹭着。。。

    "啊!"王虎站起来一把把骚浪的陈青公主抱了起来,少了雾气的笼罩,路灯的灯光照了进来,羞得陈青躲在王虎的胸膛,两节玉臂也挽在王虎的脖子上,“啊你讨厌,你吓唬人家”

    “我怎幺舍得吓唬我的骚宝贝儿呢,骚奶子真大!来,宝贝儿,这样抱!”陈青“呀咿”一声,娇软的身子被正抱起来,脂凝玉滑的腿也盘到王虎的腰上,肥大的屁股被王虎打着转揉捏着,时而大力拍打着,把臀肉拍得一片糊红,荡起了臀波,“啊啊疼不要啊别打了嗯啊”陈青不知道打屁股也这幺有感觉,花穴使劲绞紧了突出丝丝淫液,滴落在地上,反射出二人的淫态。

    王虎把头埋在深不见底的乳沟里,深深地吮舔着美妇人性感的的乳沟,肥厚的舌头从下舔上去,直到把两个摇晃不停的大奶子从中间分开,随即啧啧作响吸咬着肿大的奶头,听到陈青在上面不可自己的淫声浪语,王虎更加得意的玩弄着邻居人妻的肉体。

    “唔嗯,奶子好爽骚奶头要被咬掉了”陈青双手搂的更紧,双腿张到一百八十度,骚肿成馒头的阴埠在王虎的腹肌上用力地顶擦,肥胀的阴蒂被磨得又红又肿,“啊啊啊嗯哈讨厌怎幺这幺舒服磨得好痒受不了啦”淫水被一股一股的挤到腹肌上,顺着王虎浓密的阴毛流到微微勃起的肉棒上,淫水带来的瘙痒刺激的肉棒直直的顶到肥软的屁股上。

    王虎双手把住陈青修长的大腿,“噗嗤”一声捅了进去,“荡妇,干的你爽吗?啊?我大还是你老公大?小荡妇”

    “小荡妇好爽嗯哈大鸡巴老公干的好爽如果】..不要走啦啊啊又顶到了”王虎边走边干,随着走动一下一下戳到骚点,双手放开让娇艳妇人自动下沉捅到肉壁最深处,陈青发出了惊惧的呻吟,“啊!不!啊啊干到子宫里了不要不要啊啊不行骚母狗要被顶死啦”

    王虎被自动吮吸的子宫口爽的粗吼一声,把陈青抵在最近的户外沙发上强烈操干起来,过快过深的大肉棒干的陈青伸长修长的脖颈,极度的快感逼的他发出了嗬嗬的喘息声,打桩机似得抽插数百下二人同时发泄出来。

    之后返回房间又是一夜翻红浪。。。

    如果本站地址哦

    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yushuwu1.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