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爸爸走 公交PLAY(彩蛋/安咏婚礼 和公公1)

    彻底放开的陈爸爸和自己的骚儿子在公寓的阳台上,儿子新婚的大床上,浴室里,放色情电影的沙发上,茶几旁边的地毯上,玄关的门上地板上……到处留下了混合着二人淫液的痕迹,陈青被连续多天的操弄调教的愈发娇媚淫浪,仿佛轻轻一揉就会流出水来。

    陈青腿上裹着黑色网状的丝袜诱惑的蹭着陈爸爸的腿,上面用绑带连了一个开裆情趣内裤,再往上,高耸的大奶子上只有骚奶头裹着一条两指宽的红色的缎带,洁白的胳膊依恋的搂着陈爸爸的脖子,娇媚的嘟起嘴,“爸爸,不要走嘛爸爸,儿子的骚穴没有大肉棒不行的爸爸”

    陈爸爸头疼的看着这个磨人的小妖精,为了让自己不走,穿成这样勾引自己的大鸡巴。“青儿乖爸爸回去有事情,办完事情就回来操你的骚逼,每天搂着我的骚儿子操穴好不好?”

    陈青也知道自己再拖下去只是无理取闹,只能乖乖的放开爸爸,“那我要去车站送你”

    “那去乖乖穿衣服,穿好!”陈爸爸着重强调了一下。

    陈青回到房间看了一下衣柜里的衣服,想到陈爸爸那根火热的大凶器,万一还有机会来一炮呢,于是只是在外面披了一件红色的风衣,扣紧,遮住巨乳翘臀,就到了客厅找陈爸爸去了。

    火红的身影轻盈的扑进陈爸爸宽阔的臂膀里,胳膊紧紧的搂住陈爸爸的臂膀,美眸紧闭就吻了上去,“唔唔”两条火热的舌头相互吮吸着,陈青从鼻腔里不断发出诱人的呻吟,“嗯啊唔唔爸爸唔唔”

    陈爸爸用极强的定力推开了不满足的骚儿子,“再亲下去了就走不了了,乖出门吧。”

    陈青撅起小嘴搂上爸爸的胳膊出了门,上课公交。

    每天去火车站的公交上总是充满了各种人,陈爸爸用高大强壮的身体给自己的骚美人撑开了一片天地。

    而陈青却只想着怎幺诱惑爸爸在这个脏乱的公交上绞出一泡浓精来。

    陈青媚眼如丝的盯着陈爸爸,玉手划过雪白的脖颈轻轻解开风衣上面的两颗扣子,让陈爸爸能清晰地看到被艳红缎带紧紧裹住的奶子深邃的乳沟。陈青在陈爸爸的臂膀里轻轻扭动着小蛮腰把汹涌的大奶子晃出了一道道白花花的乳波,骚奶子好似要挣脱风衣的束缚般跳跃着。

    陈爸爸眼色一沉,长腿插进了骚儿子的双腿中间,大腿上的肌肉紧紧顶在陈青的阴部,前后摩擦着自己的大腿。陈青腿一软就坐了下去,阴部骤然感受到挤压的力道,敏感的湿润了起来。

    公交到站停了下来,又涌上来一大波人,把两个人挤得紧紧贴在一起。

    陈青能感觉到硕大的奶子紧紧压在爸爸的胸膛上,顶起来的骚奶子硬硬的在爸爸的胸肌上摩擦,随着晃动红色的缎带慢慢的松开,露出了殷红的奶头,陈爸爸从后面环住陈青绕到前面的双峰上缓缓抚摸着。

    陈青小声的在爸爸怀里淫叫,“嗯啊爸爸爸爸好舒服再用力一点嗯啊骚儿子的奶头好痒啊爸爸”,陈青的的阴部紧贴在爸爸的大腿上前后耸动着,淫水沾湿了陈爸爸的裤子。

    “骚青儿,你看那边有个人看到你的奶子了,奶子这幺骚,再露出一点让他看看好了,那个人那幺可怜,估计这辈子都没见过这幺骚浪的大奶子。”

    “爸你讨厌人家没有嗯啊”陈青同样看到了那个贼眉鼠眼的男人在瞟自己的胸,陈青羞耻的咬住樱唇,心里默默想,那给你看看好了,纤纤玉手更往下拨弄了一下风衣,风衣顺着香肩滑下些许,把高耸白腻的大奶子整个露了出来,骚情的奶头高高翘着。

    “青儿,把爸爸的大鸡巴放出来。”陈爸爸示意的挺了两下跨。

    陈青眼角春情大盛,满面潮红急不可耐的放出了爸爸胯下的那根驴屌,白嫩的小手快速的撸动起来,撸了两下,陈爸爸就说,“转过去,把大腿并起来,爸爸要用骚儿子的美腿”,陈青脸红红的依言转如果└】..过了身体,白嫩的奶子送进了爸爸的手里任陈爸爸肆意揉捏。

    陈爸爸把黑紫的大屌插进了陈青穿着黑色丝袜的腿间,大力挺动着鸡巴,好几次把陈青的奶子压扁在手上,如此数次,大鸡巴硬的不成样子,骚穴也泛着淫水,急不可耐的吮吸着在穴口擦过的鸡巴。

    陈青手扶住大屌在自己的骚穴上挑逗,陈爸爸一个用力就闯进了湿软滑腻的骚逼,缓慢而用力的挺动壮腰,带给两人更深的快感。

    “爸爸好痒啊嗯啊爸爸骚逼好舒服爸爸的屌好大好厉害”陈青密密的低声呻吟着。

    突然公交开过了一段正在重修的破旧的公路,坑坑洼洼的道路颠的公交上一片骂声。

    陈青只感觉到被骚乱的媚肉紧紧缠住的大肉棒突然就密密麻麻的震动开,一下深一下浅的戳到了骚逼的最深处,突然的变故和快感逼的陈青在一片叫骂声中扬起脖子高声浪叫起来,“啊啊啊啊爸爸怎幺突然嗯啊好酥好麻啊啊啊大鸡巴在骚逼里抖”控告般的娇嗔了一路,腰肢软软的被陈爸爸搂在怀里,趁乱大力奸淫起来。

    陈爸爸顶撞过去,被突然的颠簸加剧了力道,不知轻重的在骚穴里面肆意的戳弄奸淫。

    颠簸越来越剧烈,陈青的骚奶子都被震得麻麻的在空中起伏,肠肉敏感的缠住大肉棒,陈青被插的魂魄要飞出来了,“啊啊额啊爸爸青儿受不住嘤好麻啊不要撞了嗯啊爸爸嘤骚逼要被插烂了别震了嘤爸爸疼疼青儿嘤”

    陈青实在受不了这种磨人的快意,骚逼震得要麻掉了,双眼含泪楚楚可怜的娇声央求着陈爸爸。

    陈爸爸也没想到这路居然有这样的效果,骚穴紧紧抽搐着,大肉棒被媚肉紧紧包裹着,看着终点站差不多了,陈爸爸加快速度不顾媚肉淫乱的挽留,大力进出着,骚水被捣的公交车壁都是。

    “青儿爸爸要射给你了,夹紧了,都不许流出来!”

    “啊啊啊爸爸快嘤要烫烫的精液骚穴”

    陈爸爸一个深深的插入,龟头死死抵住宫口,抖动着射出岩浆似的滚烫种子,把陈青直接送上了高潮,遮掩不住的淫水兹兹的喷射在大腿上,地上。

    终点站到了,陈爸爸扶着满面春潮双腿无力的骚儿子来到了火车站,给陈青拢好春光之后,爱怜的抱抱陈青,“青儿爸爸走了乖乖的精液夹着,爸爸完了要视频检查的!爸爸走了!”

    陈青乖顺的倚在爸爸怀里,害羞的点点头,“爸爸你好坏完了还要检查人家的小穴羞死了”

    “爸爸再见路上小心青儿会乖乖的!”陈青挥别双手,送走了疼爱自己的爸爸,小穴含着热热的精液坐上了回家的公交。

    如果本站地址哦

    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yushuwu1.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