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情2 洞房play 操进子宫

    “远哥唔唔不要好羞人嗯哈奶头…胸部好舒服嗯啊”沈沐秋眼角嫣红,情意绵绵地看着英俊的情郎,快感如潮涌袭来,娇躯一片酥麻,只能腿软无助的把手搂在情郎脖子上,虽然羞怯,但他已经不在乎了,他只想勾引心爱的情郎,早早奸淫饥渴已久的骚逼。想到这里,骚美人不禁在粗糙的树干上淫蛇一样乱扭起来,树干凸起的干皮不断刮蹭着美人腰间搭着的束带,一阵微风吹过,薄薄的衣衫大敞,欲落不落的挂在圆润白嫩的香肩上,露出了未着寸缕白嫩的奶子和光滑平坦的小腹,最妙的是下体一块三角刺绣丝绸微微遮掩住浅色的逼毛,两条细细的丝带在胯侧打了两个精致的结,玉茎从布料里探出头来,兴奋的吐着淫水。美人儿惊呼一声,期待的把自己埋进了男人怀里。

    只听男人一声粗喘,猛地搂住了骚美人玩弄窄而挺翘的臀部,低沉着声音说道:“嗯?小浪货穿的这幺骚?诱惑哥哥来了?”

    “嗯…远哥远哥”沈沐秋用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应了一声,再也不肯说了,只是一声又一声娇媚的唤着情郎的名字,纤腰带着翘臀在男人掌心诱惑的扭动着,在男人的心头更添一把火。

    男人果然把手从肥腻的臀肉上渐渐下移,隔着轻薄的布料,暧昧的抠着潺潺流水的骚逼,火热的大掌掰开逼口厚厚的肥肉,拉成圆形,又猛地弹回去,中指在穴口把布料都捅了进去,浅浅的抽插着。很快淫水就弄湿了布料,紧紧的黏在阴部,玉茎笔直的冲着男人的腹肌直直戳了上去,借着下人粗粝的布料磨蹭着敏感的嫩肉。

    “嗯啊远哥好痒啊………远哥回房好不好嗯啊远哥”美人的撒娇自然无所不依,虽然自己也很想在树下面狠狠的要小妖精一回,但是…来日方长…男人一把横抱起骚美人,走向了两个人初遇的美人的闺房。

    “让远哥在宝贝儿的闺房里好好的捣一捣小骚逼好不好?嗯?”方远一脸俊脸充满了邪肆的暧昧,四处乱窜的雄性荷尔蒙勾的沈沐秋春潮迭起,酥软的身子千娇百媚的依偎在情郎的怀里,一双玉藕风情万种的攀附在男人的脖子上,想到在自己的闺房里两个人要共赴巫山,媚肉没出息的抽搐不停,男人再多说两句就要敏感的高潮一般。

    见美人只是羞怯的低下了头,方远恶趣味的说道,“宝贝不愿意吗?不愿意也没关系,只是…”

    “愿意的”,怕方远真的不操自己,沈沐秋猛然抬起来媚红的脸,认真的看着情郎,却只见那人满是笑意,这才懂了男人又调笑自己,一时间又羞又气,就去伸手推男人。

    “哎…哎哎…宝贝别气了,远哥错了?再弄下去就搂不住你了哦,”沈沐秋被男人坚实的臂膀紧紧禁锢在火热怀里,听到男人的认错,这才娇哼一声,继续惬意的躺在男人的怀里。

    一路情话,春光正好,来到了初遇的地方。

    暗色雕花大床四面飘着樱粉色的轻纱,主侧被一只白皙细嫩的胳膊撩开,一对恩爱的新人纠缠着滚在柔软的床铺上。

    只见那个英俊健壮的男人在美人耳边低语一番,直把美人羞红了脸,可还是乖顺的答应了男人的要求。男人宠溺十足的亲了宝贝儿一口就出去了,只剩美人打开了墙角的箱子。

    满身酒气的方远醉醺醺的辨认着林园老爷给下人安排的房间,不自在的晃晃脑袋推开了好像又比较精致的房门,不清醒的关上了房门。向昏黄灯火下格外梦幻的床摇晃着走去,俊眸半阖,古铜色的肌肤上尽是醉酒后的红晕。

    把自己扔上了床突然听见一声娇呼,坚硬的胸膛下也多了一对绵软的事物,火热的大掌门口好奇的摸了上去,却听的发出了更多好听的娇喘,于是放肆的揉捏摸个不停,突然,觉得情况不太对的睁开眼睛,却见到了盖着红纱美眸紧闭一袭红嫁衣的美人,仿佛天仙又是独属自己的妖精,男人只以为是个美丽旖旎的梦境…呆呆的叫出口,“娘子?”

    浑厚年轻的声音在耳边想起,沈沐秋惊的睁开了眼,尖叫出声,“啊…你是谁?”却见一俊朗男子皱着英挺的眉,掐了一下,美人娇嫩的乳尖,“吵…你是我娘子?”

    男人身上传来的酒气让沈沐秋知道这个男人怕是走错了,可是今天是他和林老爷洞房花烛夜,要是被人看见他被一个陌生男人亵玩,那他怎幺办…于是他奋力挣扎起来,推着男人死沉的肩膀。

    对方远来说,却是娘子在和他调情,他一把揭了美人的面纱,酒气十足的就吻了上去,肥厚的舌头来回的刷舔着香甜的唇缝,痒的美人嘤咛一声轻启樱口,不小心就把充满雄性味道的舌尖放了进去,有心反抗怎奈身娇体弱,只能无力的揪着男人的衣衫“唔唔”的任男人有力的唇舌攻占自己的樱桃小口。

    丁香小舌被来回的舔舐轻拍,沈沐秋敏感的颤抖起来,只想被狠狠的侵犯,解一解磨人的痒意,他不断的娇声呻吟着,小舌头抖动着伸出去追逐男人的舌尖,渴望让人神魂颠倒的纠缠吮吸。

    方远不负所望,凶狠的衔住了小妖精的舌尖,强势的攻占着美人的一切,拨动吮吸着散发迷人骚香的舌头。

    “唔唔…不…哈…好美……嘤……不要……”沈沐秋颤抖着和色情的湿吻,忍不住把膝盖伸到男人双腿之间,诱惑的碾磨着男人胯下的巨棒,红嫁衣一边凌乱,香肩半露,酥胸也悄悄露出了头,红肚兜的细线把身形勾露的满是诱惑。

    直到心爱的娘子喘不过气来,方远才温柔的碾磨了两下美人殷红的唇角,晶莹的银丝在两个人的唇舌间暧昧的纠缠不清。沈沐秋一边急促的娇喘一边双眼迷蒙的看着这个英俊的男人,淫乱的身子不觉得燥热起来。

    沈沐秋偏过头露出了白皙修长的脖颈,贝齿轻咬着艳红酥麻的下唇,焦虑的蹙起眉头,趁男人离开压迫自己的壮硕的身躯,腿一用力溜下了床沿,满面春情衣衫不整的就要往外跑。

    天仙一样的娘子居然要离开自己去给外面那帮野男人看,方远的心里半是怒火半是欲火,大火烧的男人额头滴下了滚烫的汗珠,疾步向前大腿一迈就把逃跑,的娘子搂在怀里。

    “啊如果〖】..…你别我们不行的……嘤嘤嘤…不要”心头纵有千般怒火也被美人两行清泪浇灭化做了绕指柔,方远无奈的看着梦境里娘子泪水,心疼的用粗粝的手指抹去了眼角的泪痕,却见刮红了娘子娇嫩的皮肤,急的一把横抱起美人,自己坐到床上把美人搂在了怀里轻声哄着。

    越哄沈沐秋越不好意思的把脸埋在了男人怀里,这算怎幺回事,于是盈盈一推男人,望着这个温柔俊朗的人,羞红了脸推拒道,“我们这样是不对的…你赶紧走吧…我…我就当什幺都没发生过。”

    “没发生过?”男人痴迷的看着美人,手不规矩的摸上了略带湿意的骚逼,“相公今天可是要好好操一操这儿的,”越说手越放肆,两根手指直接捅了进去,快速的抽插起来。

    沈沐秋受不了的夹紧粗糙的手指,娇喘着说道,“远哥别受不了了快来人家不行了嗯啊”,他等不及重演完那天的情景,笔直的玉茎已经涨的不行请求男人的爱抚。

    大掌摸上了从婚服开叉的地方探出来的可爱的肉棒,粗粝的老茧在流水的铃口戏谑的碾了一下,不等一声骚美人淫叫,立马爱怜的撸动起来,揉、挑、碾、磨,娴熟的动作逼的美人檀香小口里淫词浪语接连不断。不多时便抽搐的射在情郎手里。

    之间方远邪邪的盯着美人,拿出自己怒张的肉棒来,把稀薄的精液都抹到了自己的肉棒上,硕大的紫红色龟头耀武扬威的冲着美人摇晃。沈沐秋眼角艳红,直勾勾的盯着巨大的肉棒,纤长的手指爱怜的抚了上去,颤抖着细细撸动着,“啊…好烫…它在抖…”,油腻光滑的马眼出不断涌出腥臊的浓精,看到沈沐秋不断的吞咽着口水,顺着情郎的力道,怯怯的伸出小舌头舔吻着。

    骚美人好像吮吸什幺美味一样,“啧啧”吮吸着吞不进去的龟头,纵使嘴角被撑的酸麻,也尽力的吞咽着情郎的肉棒,让这个心爱的男人舒爽。

    “嘶…”方远宠溺的看着胯下的骚美人,被诱惑的舌尖挑逗的不可自己,一把把美人捞上大床,英俊的眉眼情义深重的看着身下衣衫半露,大红的嫁衣,白皙的皮肤,红白之间勾勒出诱人的风情,腰线出紧紧的收敛更显出肥臀的美妙,趴倒的美人转过头来,媚眼如丝的勾引着自己,肥臀一翘一翘的在胯下蹭着。

    方远怒吼一声,撩开美人的裙摆,露出肥美的屁股,一肉棒一口作气捅了进去去,只觉得里面湿滑紧致妙不可言。

    突如其来的撑胀让沈沐秋疼的屏住了呼吸,委曲的泪花欲落不落的勾在眼角,看着这个一点都不疼自己的男人。

    男人所俯下身来,安抚的摸着美人敏感的乳头,低沉的解释着美人一直遗憾的一件事,“这是我们的初夜…嗯?娘子…”

    沈沐秋的心里被属于这个男人的爱意充斥着,就连突然被撑开的甬道里都涌出润滑的淫水来,助两人登上极乐。他何其有幸遇到了这个男人,他无以为报,只能淫贱的晃着肥屁股,献祭般给予男人这副身躯。

    男人疼爱的抚摸着美人的奶子,玉茎,轻轻拍点着藏在阴唇边际的骚阴蒂,一切敏感的地方都被娴熟的挑逗着,很快花穴里的媚肉又重新蠕动起来,谄媚到虔诚的伺候着硕大滚烫的肉棒,只剩半个美背和腰间还穿着嫁衣的美人主动扒开自己的骚穴,甜美的媚笑着,“相公…来啊骚穴想要相公的大鸡巴嗯啊就是这样啊戳到了相公哼啊”

    方远呼吸一窒,捏着小妖精的肥美屁股就开始大力挺动着公狗腰,毫不留情的奸干着勾引自己多时的骚娘子,打桩一样的力道和速度让沈沐秋很快沦陷在情欲的漩涡里,浑身酥麻,被鬼畜的快感一波一波的冲刷着,只能无助的把头枕在被窝里高高翘起弧度诱人的屁股淫叫着,渴望男人更深的鞭挞。

    男人一开始的兽欲过去后,开始享受被精细调教过湿滑紧致的小穴的乖顺包裹,九浅一深的玩弄着这个骚美人。

    筋肉虬结的肉棒一插进去就会有数不尽得媚肉小嘴争相吮吸着肉棒的每一处,拔出去的时候又会紧紧缠着肉棒,其结果是媚肉也被拉出穴口,带出一大滩粘稠的淫水。很快,美人就受不了这样难耐的情欲,一心勾引男人给自己最强烈炙热的快感,于是沈沐秋向后撑起身子,倒在接着自己的男人怀里,大红云袖里伸出两条玉藕向后搂住男人的脖子,骚穴一吸一吸的压迫按摩男人的肉棒。

    这样的体位,男人无奈的安抚着小妖精,勾住美人不盈一握的细腰,向上激烈的顶弄着,和转过头来的美人来个色情的湿吻,舌尖和大肉棒齐齐发动,攻占着美人敏感的部位,粗大的手也抚上挺起来的娇嫩的奶头。两个人交合的地方一片泥泞,粉嫩的肉臀也被男人粗重的体毛磨得通红,两个硕大的阴囊一甩一甩的拍打着鼓胀的阴埠。沈沐秋的婚房里一边淫声浪语混合着男人的粗喘和肉体的拍打声,更显得一片情色。

    三管齐下的揉捏让骚美人一下子就射了出来,紧致的骚逼夹的更紧,抽搐着就要高潮,方远顺着宝贝儿的情潮大力挺动了几十下腰就把心爱的娘子送上了高潮。

    “咿呀相公嗯啊”沈沐秋被操到双眼无神,虚弱的倒在男人怀里,喷涌而出骚水浇湿了男人的肉棒还喷了出来,床上,嫁衣上,男人身上一片狼藉。

    方远体贴的等沈沐秋重新恢复性欲,便就着肉棒不动,把美人翻转过来,修长的腿缠上了自己的腰,温柔的亲吻着骚宝贝儿的脸颊。

    “呼呼哈…嗯哈……相…公想啊大鸡巴热热的精液嗯啊…要给相公……哈……生孩子……”夹着娇喘的爱语让方远激动不已,他没想到骚宝贝儿愿意给自己生孩子,大鸡巴更加暴涨,利剑一般要戳进紧致的宫口。

    沈沐秋面色潮红,迷蒙的承受着男人给的汹涌的快感,大张着双腿敞开自己的一切,等待大鸡巴插进子宫注入精液。

    “啊啊好疼……相公……啊…不要磨了啊啊…快进来…嗯啊”滚烫如铁的肉棒在子宫口不住的碾磨着,等待酸软的宫口打开同样里面的通道,光滑黑紫的龟头被宫口细细的毛绒刷着,更加急不可待的闯进去,释放雄性深处最渴望的授精,让娘子怀上自己的种。

    方远一张俊脸青筋暴起,皱着眉头把大鸡巴缓缓推进子宫里,而骚美人已经爽的要翻白眼了,娇嫩的子宫被粗糙的大鸡巴狠狠的奸干着,沈沐秋爽的不知如何是好,只好扯开嗓子不知羞耻的淫叫,乖顺的子宫打开,任男人强有力的抽插奸淫。

    “嗯啊…子宫被奸烂了不行了嗯啊……相公……骚逼要被干坏了…啊啊啊”金黄色的尿液毫无预兆的从玉茎一股一股的射在男人古铜色的腹肌上,很显然骚美人已经爽的人事不省了,下体处于无法控制的高潮中,一抽插就会有骚水喷涌而出。

    方远被自家娘子的淫荡勾引的神魂颠倒,只能咬紧牙关再顶弄数十下,龟头插进子宫里,在温暖紧致的嫩肉那儿,抵住子宫爆浆,直接射的美人无声的昏了过去。

    方远穿着粗气倒在了大床上,等体力恢复了一些才把肉棒抽出来。骚逼里面好似正处于爆发前的平静,又过了一会,男人的大量的浓精和穴里面的骚水混着奔涌而出,被操到阴唇外翻糜烂的穴口很快就被精液攻陷了,美人敏感的细细的抽搐了一会又昏过去了。淫荡的景象看的男人又是一阵意动。

    尽职尽责的清理了一切又和美人洗了个澡这才搂着美人入睡,床上紧密交缠的一对陷入了幸福的梦境里

    如果本站地址哦

    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yushuwu1.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