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和骚人妻的激情偷情

    他难耐的把纤纤玉手轻轻抓住胸罩蕾丝边缘,状似呼吸急促的提拉着胸罩,让透明的蕾丝与艳红的奶头丝丝麻麻的搔刮,“嗯小偷先生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真的要叫人了啊来人呐嗯哈小偷先生要强奸人家的骚逼唔嗯”

    小偷先生,也就是张强早就迫不及待的冲上来了,他好像发情的公狗扑到骚艳贵妇白嫩的身子上,把安咏两只手固定在头顶上,逼的安咏的大奶子简直要从胸罩里蹦出来。“我操你个浪逼,骚成这样被多少个男人干过了?这幺大的奶子。。”张强隔着蕾丝一口含住硬挺的奶头,灵活的舌尖上下快速拨动,唾液打湿了蕾丝更紧紧的束缚住奶头,“啊啊啊小骚货不是故意的啊啊啊啊哦哦是那些臭男人非要干人家嗯哈人家不配合就要强奸人家嗯哈哦哦不要吸了奶头奶头啊啊要喷奶了”

    张强大口咬住了白嫩滑腻的乳肉啧啧的吸了起来,安咏魂魄都要被这个小偷给吸走了,突然安咏高亢的一声娇吟,一股一股纯白的奶水接二连三的射进了张强嘴里,还没嘴角丝丝的溢了出来。

    张强被这一变故惊到了,随即反应过来张大嘴大口大口吞咽着奶水,捡到宝了,这骚货还会喷奶!

    安咏半闭美眸,樱桃小口不住的娇喘,吐出羞人的淫词浪语,双手紧紧的攥住身下床单,玉腿紧紧的勾住张强的腰,让他的膝盖大力的碾磨自己的骚穴

    。

    “啊啊好美啊骚货被强奸的喷奶啦唔嗯哦哦小偷先生,那边还有骚奶水啊再来”安咏的奶头被吸的红艳艳的,又硬又长,被张强粗糙的指腹狠狠的揉捏,直接激的骚穴绞出淫水来有蠕动着把贴在阴部的丝料吸进了穴口,骚穴泛起深深的瘙痒,恨不得大鸡巴马上狠狠捅进去来治一治痒。

    张强轮流吸舔两个奶子,直到榨干最后一丝奶水,才“啵”地放开被蹂躏的不成样子的大奶子。他用膝盖狠狠顶了一下这骚艳人妻的穴口,俯下身去,肥厚长腻的舌头直接把穴口的布料顶了进去,透过布料,腥骚的淫水大口地被吸到张强嘴里“咿呀好痒好爽啊美的不行了要去了厄哦哦哦”张强一手抠掐着骚豆豆,一手掰开艳红的大腿,迎接骚妇人大量的淫水,“咕嘟咕嘟”咽了下去还伸出舌头把周遭都清理干净。

    “礼尚往来,夫人也得含一下我这根大屌才行吧!”张强舒如果└】..舒服服躺在床上的靠背上,把裤子扔在床下,露出了紫红硬挺的大肉棒,狰狞的龟头怒胀着勾引骚动的安咏。

    安咏看着硕大的肉棒,迷醉的向前爬行,纤长的手指轻轻颤抖着握住了筋肉虬结的柱体,玉手缓缓的上下移动,黑白的肤色差勾显出了情色的诱惑,手指偶尔拨动着阴囊。感觉到张强明显急促的呼吸声,他得意的挑起了唇角,媚眼如丝的勾引着张强,双指在自己的双峰上勾画着,最终捧起了白嫩丰满的奶子,把张强马眼处溢出的精液抹在自己深深的乳沟里,扭着自己水蛇腰把挺硬的鸡巴夹在豪乳中间,逆时针揉搓着自己的大奶子,伸出丁香小舌舔弄挑逗着腥气和尿骚味十足的龟头,吸得啧啧作响。

    “嘶骚宝贝儿,大奶子真滑,含深点!”安咏娇媚的笑道,“别急啊下面的滋味更好呢”,安咏一双玉臂爬上张强的臂膀,轻轻搂住张强的脖颈,扭动着纤细的腰肢,一双晃荡的大奶子充满了张强的整个视线。

    如此美景。张强毫不客气的抓住了一手不可掌控的豪乳,肆意的捏成各种形状。

    “啊唔嗯哈你讨厌,人家的骚奶头都硬了啦嗯嗯”安咏满脸红晕,好似牛奶里飘进了玫瑰花瓣般诱人,他不甘被动,把自己的阴部整个压在大鸡吧上,晃动着不盈一握的细腰,上下左右的挤压着,小嘴里不时发出娇喘吟哦。

    如此美景,张强直接撕裂了被淫水浇的湿漉漉的内裤,扔在了床下,一把把骚人妻拉了下来,让蠕动的骚穴和硬挺的肉棒来了一个亲密接触。“哦哦哦好烫,小穴里面好痒啊小偷哥哥给人家治治痒嘛”安咏边说边前后耸动着软白肥腻的大屁股吮吸着发烫的肉棒。

    “骚货,嘶,想要自己来,今天我也被豪门贵妇伺候一回”张强“啪啪”大力拍打着肥硕的臀催促道。

    “啊你讨厌你强奸人家嗯哈还让人家主动骑上来”安咏向后娇媚的仰着,一只胳膊撑着自己的身体,另外一只手摸上了淫水泛滥的下体,匆匆揉了两下,两指并拢直接捅进了花穴,大张的玉腿和“咕啾咕啾”的声音深深地吸引着对面的“观众”,“骚太太,快上来吧”。

    “死相嗯哈好舒服”狠狠地捅了两下之后,爬到张强身上,把肥臀高高的翘起来,对准花穴,“噗嗤”一声坐到了底,“恩嗯哈好大好烫大鸡吧”痴缠的肉壁饥渴难耐的吮吸着大肉棒的每一处,娇浪的美人很快适应了大鸡吧,扶着张强的肩头,水蛇腰带着骚穴起伏扭动着,让人更加春情难耐。

    “啊啊啊啊骚穴好舒服好厉害呀戳到了还要再来大鸡吧老公好会干”淫词浪语不断地从诱人的小嘴吐出来,张强不客气的拿手揉捏着晃荡的大奶子,配合的挺动着有力的腰,让骚人妻更爽。

    肥腻的大奶子被任意揉捏成各种形状,骚奶头已经被揪的又细又长,随着荡漾甩出丝丝奶水。

    张强一翻身把安咏压在了下面,挺动着自己的肉棒捣捅着蠕动的骚穴,围着骚点捻磨,打夯一样用力的抽插,淫水四溅把床单弄的一团乱。飞速的抽插数十下,半月不曾发泄过的浓精高压水枪一样的力度射进了骚穴,阅人无数的安咏也被这样的射精直接到了高潮,哭叫着射了出来,“啊啊丢了丢了好强骚穴被射的好疼啊受不了了咿呀”

    如果本站地址哦

    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yushuwu1.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