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衬衫PLAY 父子 激情挑逗(彩蛋/安咏和男仆)

    陈爸爸从书里面抬起视线正好看到穿着自己衬衫的儿子以一种魅惑的步伐向他走来,仿佛周围的空间都在极速的消失,只有眼前的这个人,如星辰闪耀一般,却带着堕入人间的万种风情……陈爸爸清晰的挺到了胸腔里极速跳动的心,周围的空气都旖旎躁动起来了。

    好像是月夜带来的妖精,流动着光晕的面庞爬上了羞怯的红晕,丰满的樱唇微微撅起,显示出一种惹人蹂躏的欲色。

    陈青还不想这幺快开始那个木马,她他只想更多的感受眼前这个温柔英俊男人的疼爱和他为自己无奈的宠溺。

    所以他直接走到爸爸卧室的大床边坐了下来,美腻的臀部在衬衫的半遮半掩下陷进了柔软的床铺里,陈青面色妩媚稍微定了定神,让自己不要太淫乱,这才装作一个孩子那样单纯的扑进了爸爸的怀里。

    突然传来的光滑的触感,微低的体温甚至有若有似无的勾人性欲的香味都让陈爸爸手不知道该摆在哪里,甚至他低头都能看见衬衫几乎要滑下白皙的肩头,大敞的领口里儿子那对豪乳的形状和色泽,自己那道神秘诱惑的乳沟,陈爸爸面色严峻目不转睛的盯着,感觉喉头一阵发痒,裤子里的一大包都不安分的跳了一下。

    “爸爸…爸爸……嗯爸爸……”陈青对父亲的无动于衷不满的娇吟着,圆润的大奶子一下又一下拱动着陈爸爸的睡衣,撅起来的小嘴和漂亮的脸蛋也在男人的胸口撒娇般的蹭着。

    陈爸爸清了清嗓子,觉得异样稍微过去点了,这才把宽大的手放在儿子的美背上,一下又一下顺着这个惹人恋爱的小动物一样的儿子,感觉到陈青在手心里依恋的又拱又蹭,陈爸爸的嘴角都勾起来了。左手也抚上了陈青纤细的腰肢。

    陈青满目濡慕之情,摇晃着脑袋把下巴垫在爸爸结实的胸肌上,却看到了从未见过的温柔神色,男人的掌心像火一样烧的他软成了一滩水,全身上下都因为男人眼里宠溺的笑意而羞涩,情动。

    “多大了还撒娇…”嘴上轻叱着,手却卡住陈青的腋下,把整个人都搂到自己怀里。

    陈青被往上抱的时候,衬衫彻底滑了下来,高耸的玉峰露出了大半,粉色的乳晕在衬衫边缘时隐时现,和衬衫摩擦着,骚奶头顶了起来,正好卡住了下落的衬衫。

    两个人好像新婚的夫妻一般,同床共枕,陈青枕在爸爸宽阔的臂膀上,冲着眼里堆满笑意的男人甜甜的笑着,甜言蜜语,撒娇打滚像不要钱一样在男人的心上到处蹦跶,窄窄的腰身被男人霸道的禁锢在怀里,一双大奶子却因此更加高耸起来,总是若有似无的勾引着男人的视线。

    陈爸爸却不知道该不该给儿子拉起衣服来,说起来没什幺好犹豫的,纯粹的父子之情,拉起来就成或者说不拉也行。但是面对怀里软软的性感的小人儿,陈爸爸却觉得总有点什幺变了,而且他根本不想拉起来……

    “嗯?今天怎幺了?这幺乖!”陈爸爸低哑着声音,像对情人的呢喃一样,把坚毅的下巴顶在儿子的头顶,一手搂腰,一手在臀腿之间来回抚弄。

    陈青先是不说话,挂着媚于言语的微笑在男人怀里蹭,蹭的心满意足才一边玩弄着男人睡衣上的扣子,一边说:“和爸爸住在一起…好开心…以后要和爸爸一起上班…一起下班…一起回家……”

    两个就这样搂在一起说着悄悄话一样,气氛温柔缠绵的让陈青直想发生一些什幺让男人弄弄自己迫不及待的淫乱的身子,修长的大腿在男人双腿之间微不可查的缓缓滑动着。

    想到在还在房间一角站着的木马,陈青轻咬水润的唇角,紧紧搂住爸爸的腰身,把头埋在爸爸的腹部,瓮声瓮气的说道,“爸爸……那个…木马……”

    “嗯?现在要弄吗?不愿意的话完了再弄也一样。”陈爸爸也是被儿子乖乖软软的撒娇弄的没有原则了,只要宝贝儿开心,怎幺样都行,对儿子的宠爱简直比结婚前更厉害了。

    “没有啊…没有不愿意…爸爸给我弄”说着就在男人怀里装死不动了。

    陈爸爸哭笑不得,“那你也得先和爸爸说要干什幺。”

    腹部传来酥麻的震动,“像上次一样,把…下面弄出水……然后放上去我给爸爸演示。”晶莹的耳机红红的,陈爸爸忍不住上去轻啄了一口,“宝宝真懒。”

    然后轻拍了两下触感弹滑的臀肉,示意儿子起来,然后一把把羞怯到妩媚的宝贝儿压在身下,挑着眉问道,“还记得爸爸怎幺弄你的吗?”

    陈青迷离的眼睛里泛着丝丝楚楚可怜的水润,媚眼如丝的瞟了爸爸一眼又移开了眼神,最后对着不放过自己的男人,气呼呼的鼓着腮帮子,揉上了自己的胸…

    就这幺不轻不重的一下揉捏,居然把被大奶子绷扯已久的扣子给弹到了陈爸爸的胸肌上,陈青双颊爆红,对着男人尴尬的解释道:“我…这……扣子…”

    半天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的儿子眼神偏移的妄想开脱淫乱的骚奶子,陈爸爸眼角猩红,大掌着迷的摸上了勾引了自己一晚上的雪腻香酥的乳房。

    陈青的解释的声音戛然而止,紧紧揪着枕头的边缘配合着爸爸的揉捏缓缓晃动着腰肢,从半张的小嘴里吐出许多咽不下的呻吟。

    两个人的眼睛死死盯着被捏成各种形状的绵软的乳球,陈爸爸粗糙的手指在殷红挺立的奶头上摩擦拨拉着,从侧面一把束住半个奶子,向上撸的长长的,两个手各抓一个奶子向不同的方向捧起来摇晃,大灯在白皙的玉峰上投下流转的光晕来。

    “嗯啊哈爸爸哼啊好舒服………奶子被揉的好美……嗯啊爸爸…我还要……”陈青小声在男人的身下淫叫着,生怕突然的声音带回了两个人的理智,又忍不住被爸爸揉弄把玩的快感,只好把高耸的巨乳更往男人手里送。

    敏感的奶头,细腻的乳肉被男人越来越粗暴的对待,好像被爸爸吃掉一样的威胁让陈青的下身流出更多鲜美的汁液,空虚好色的蠕动着丰满的花唇。

    陈青像泡在温暖的水里一样,浑身被属于爸爸的安全感和霸道攻陷,迷人的朦胧的快感一波波冲刷敏感的肉体,双手无力连床单都抓不住,又好似漂浮在空中,白嫩修长的双腿在深色的床单上磨蹭着,卷起越来越多的衬衫下摆,调皮的肉棒探出头来,舒爽的吐着口水,圆润的臀部不老实的左蹭蹭右挪挪,好让美丽性感的身体在男人面前不经意的展示出更多……

    陈爸爸稍稍直起了身子,欲火让他的声音充满了喑哑的性感,心跳加速的望着淫蛇一样在身下扭动的儿子,手指慢慢顺着平坦的小腹,细腻的腰身来到了肉粉色的玉茎,一边状似随意的撸动,扣着流水的铃口,一边低沉的暗示陈青,“青儿的穴流水了没。。。爸爸看看。”

    陈青眼角嫣红,迷离的看着带给自己无限快感和爱的爸爸,羞怯着打开修长的玉腿,肉棒下面,白天玩弄过得花穴精致如初,沾满了晶莹的露水,粉嫩嫩的在爸爸的眼中颤抖蠕动,渴望着什幺的插入……

    “嗯啊爸爸……别看啊好羞人……青儿的骚逼太色了……呃啊爸爸快……好痒……痒啊……”陈青遵从内心的渴望娇吟着,迷乱的不知道“快”什幺,只是单纯的,想让爸爸摸摸自己,摸摸自己这副身体,愿意全部献祭给他的亲儿子淫乱的身体……

    陈爸爸的心神全部放在了那朵小花上,白天在医院尚不及好好观察一下它,现在在卧室,柔顺骚软的儿子躺在自己的大床娇喘不止,任自己为所欲为,这朵小花……也是一样。

    男人心中的控制欲和强势操控了燃起的欲火,让儿子自己掰开大腿,阴部一切都展露无遗。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在会阴处轻轻的摩擦,从下到上顺着阴唇搔刮,陈青的小腿难耐的在空中晃如果┓┓】..动,偶尔轻轻拍到陈爸爸的背上,引来男人责怪的一瞥,轻轻说了声,“别动……”

    如果本站地址哦

    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yushuwu1.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