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12

    “对了,你知道他当初是怎么拒绝林棠的吗?司令官问他,林棠不够好吗?比不上你吗?迟梁骁说啊,他今天如果会为了林棠抛弃你,明天就会为了更好的抛弃林棠。”

    “迟梁骁说,这无关乎好不好,只是他心里只有你。”

    “真傻。”林言看着裴琢,也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他已经受邀来参加下个月处的订婚宴,不如祝福,“祝你和叶先生……”

    他叹了口气,起身离开,不想再刻薄地说任何漂亮话。

    第21章

    21

    林言走后,叶瑞泽重新回到房间。锐气殆尽的裴琢已经不像三个月前那样警惕他了,但当他的手划过裴琢的脸落在锁骨上,裴琢还是迟钝地像后一躲。

    “别紧张,”叶瑞泽并没有上前一步,笑着,“以为我会像迟梁骁那样着急?我都等了那么久了,不差这几天。”

    叶瑞泽绅士,也讲究仪式感,但过了订婚宴,裴琢再抗拒,他就不会像现在这么温柔和退让了。他和往常一样并没有留宿,裴琢昏天黑地地希望自己能睡死过去,但当他睁开眼,窗外的天依旧是黑的,只有那只鹰的双眸炯炯犹如碎星。

    它又来了。躺在床上的裴琢心想着,并没有动力坐起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会在清晨或者是失眠的夜里看到窗沿上立着一只鹰,只要周遭稍有动静,它就飞走了。

    裴琢原本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因为中城是个经济发达的城市,除了湿地保护区,城市里连雀鸟都很少见,何况是鹰。

    但那双眼极其锐利有神,是裴琢混沌芜杂的思绪所不能想象的。有一次裴琢走近,推开窗,那只鹰并没有离开,不怕生地仰头,直到佣人来敲门。今天的夜静寂深沉,没有人会来打扰,裴琢没开灯,在黑暗中同它对视,突然如被击中般打开电脑,搜索边境战况的相关信息。

    他这次没看官方的报道,而是用外网登陆一些社交网站,限定发表日期后寻找中心根据地的现场图。看了几张后裴琢就因画面太过于血腥而捂住嘴,那些原本蒙面的恐怖分子全都被摘了黑纱,脖颈处血肉模糊。

    这不像是割伤。裴琢敲了敲脑袋,努力回忆白天那个和林言一起来的小战士都说了什么。但kc247再怎么厉害,迟梁骁也只是凡体肉身,难以用一己之力对抗整个根据地两百余名恐怖分子以及杀伤性武器。他继续往下翻找,照片里开始出现啄食尸体的秃鹫,裴琢强迫自己凝视鸟类的喙和被啄食过的痕迹,再重新看那些alpha的脖颈,眼睛良久没眨过一下。

    他又打开了一个窗口,搜索那些曾经被注射过kc247且还活着的人接受的采访。这不是什么机密资料,网上文字和视频都有,有人变得力大无穷,速度迅猛,有人记忆力超群,思维敏捷……这些改变全是现实生活中的普通人能够想象的“超能力”,直到裴琢点开一段录像,里面的老爷爷笑得像个顽童,指了指自己脚边,说这里躺着一只豹子。

    镜头往下,那里什么都没有,老爷爷依旧笑,说记者看不见很正常,这是他的“精神体”,只有跟他建立过亲密关系的人才能看见。

    记者问老爷爷相伴多年的妻子,老奶奶做出抚摸猫科动物的动作,好像那不是空气,而是真的有一只豹子。

    裴琢关了所有的网页,电脑屏幕的荧光将他毫无血色的脸映得更加苍白。大约一分钟后,裴琢强迫自己打开z国军方的官微,找到那张有林棠又有迟梁骁的照片,他看着那双眼,再转向窗外的鹰,那种熟悉感将他推向某种不可能的可能。

    他撕了张便条,紧握住笔在上面写下三个字,然后从丝质的睡衣抽出几根绸线,推开窗,将那张字条绑到鹰的腿上。

    他一松开手,那头鹰便振翅高飞,之后几个晚上再未出现,让裴琢等待订婚日期的到来如同等待审判。订婚宴放在叶瑞泽的老家,那地方和迟梁骁的村庄一样靠近湿地森林,叶瑞泽要娶裴琢,也要衣锦还乡。

    订婚宴的前一天晚上,裴琢被送到另一栋更气派的乡间别墅,明天的宴席就摆在别墅前的大道上的,规模很大,又土又豪,叶瑞泽还给裴琢准备了鸽子蛋那么大的钻戒——是真的有鸽子蛋那么大,他在前不久的访谈里给记者看过,嘴上说着要给未婚妻惊喜,但本质就是炫耀。

    他在外界拥有绝对的话语权,跟明星发通稿似得频频提及他跟裴琢的过往,时刻把两人有多般配挂在嘴上。他的权力还受制于前妻的家族,但对他们来说,叶瑞泽选无权无势的裴琢做第二任妻子对他们没有威胁,再好不过。陆悠也在媒体面前露过面,她收到了以千万计的各种聘礼,怎么可能低调。

    而裴琢,“被爱人保护的很好”的裴琢终于在订婚宴现场现身。在受邀记者的镜头下,三十五岁的裴琢拥有十全十美的人生,他端庄得体,学历高气质好,回归家庭前是某知名高校的副教授,与那些只知享乐的年轻二代有天壤之别。他的孩子不在身边,但从叶瑞泽的只言片语中可以推测,那个孩子是他和裴琢的结晶,如今两人订婚,再也不会有人说那是个私生子。他们拥有国内外众多房产,宴席用的豪华婚车全是叶瑞泽自己的。

    要是别人拥有这一切,此刻定是欢喜得合不拢嘴,只觉人生无憾,但被叶瑞泽挽着的裴琢不管见谁都是宠辱不惊,神情淡漠,时不时地仰头看飞鸟掠过,收回视线后依旧魂不守。叶瑞泽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他才抿嘴微笑——嗯,他说的肯定是他们夫妻之间心照不宣的小秘密,只有两人才懂,才会笑。

    之后的一切都很正常,叶瑞泽在国外待了这么多年,回乡后还是按着老一辈的规矩给各桌的长辈敬酒,裴琢杯里的是饮料,叶瑞泽高兴,全程没让人替他挡。眼看着敬酒就要到尾声,他们很快就要走到宴席的最前端,那枚鸽子蛋大小的钻石在阳光下散发熠熠光彩,裴琢身边的那桌酒席上,突然飞下来一只鹰。

    那桌人当然惊叫,但并未觉得恐惧,而是拿出手机给那只鹰拍照。旁边的几桌也三三两两地围上来看,有胆大的做出上扑动作,想把那只鹰抓住,鹰挣开双翅,臂长堪比成年男性。

    这个动作极具挑衅和攻击性,不用发出声音,原本坐着的各位都纷纷起身后退,叶瑞泽也察觉出事态有些微妙,正欲护住裴琢的肩膀带他离开,那头鹰目光一瞥,正对叶瑞泽。

    叶瑞泽身形一滞,待他反应过来,头顶黑压压一片全是鸟兽,向各桌宾客袭来。场面瞬间不可控制,叶瑞泽正要抓住裴琢的手,他惨叫一声,手背被不知道什么动物啄出血肉。

    “裴琢,快跟保镖们走!”叶瑞泽大喊,但跟他被围困的惨状不同,裴琢在这场混乱中毫发无伤,没有受到任何攻击。他转过身,同那只鹰对视了一两秒,然后看着它缓缓展翅,往森林的方向飞去,裴琢没有丝毫犹豫随它而去。

    他被软禁了太久,根本没有机会锻炼,跑了几分钟就气喘吁吁。但那只鹰鹰极通人性,时不时地等等裴琢方便他跟上,裴琢腿脚越来越软,但他没停下,因为他知道前方就有柳暗花明,有迟梁骁心心念念的无涯森林。

    他看到前方有座简陋的小吊桥连接两段四五米宽的沟壑,只要过去就是自由。裴琢放慢了脚步,但他身后突然传来几声枪响,其中一枚子弹恰好击中吊桥的链条,“匡啷”一声,吊桥轰塌了一半。

    裴琢站在沟壑前,扭头,他的母亲举着手枪,那应该是她从保镖那里拿来的。

    “回来,”陆悠缓缓靠近,“回来,儿子,回来订婚……”

    裴琢往吊桥那边挪,正要抓住时机冲,陆悠把所有子弹都打光,吊桥的另一边也坍塌。

    “你过不去了,回来吧,到妈妈这儿来。”陆悠扔了枪,无尽疲惫。她知道自己儿子什么心性,他不可能跳下去的,他不肯朝自己走过来,那他们就这么耗着,等那些保镖赶来带裴琢回去。

    裴琢摇头,又退了一步。陆悠有些动摇,也急了,拔高嗓门,再也遏制不住地控诉道:“你怎么就这么不懂事,怎么就不乖,想一出是一出?!你怎么就不体谅体谅我的苦心,十年前我要是答应你们了,他叶瑞泽能有今天?现在我同意,我祝福你们两个,我什么都给你安排的好好的,你怎么偏偏还要逃,和我对着干?!”

    她气得眼冒黑点,胸膛剧烈起伏,同冷静的裴琢形成鲜明的反差,裴琢的声音也没她大,缓慢而坚定地说:“可是现在的我,一丝一毫都不喜欢他。”

    “做叶太太不好吗?你不想过这样人人羡慕的美好生活吗?”陆悠又走近一步。裴琢没再后退,这让她终于有了些欣慰,但裴琢却在她站在离自己只有一米距离时说:“不想。”

    然后她看到裴琢笑了,轻松畅然地咧嘴露齿,阳光打在他身上,灿烂明黄,比那枚鸽子蛋大的戒指闪耀千万倍。

    他说:“现在只想做裴琢。”

    他转身像那沟壑跑去,没抓住他的陆悠瘫倒在地,因为她以为自己要失去裴琢了,那沟壑的宽度连alpha都未必能跨过去,何况是体弱的裴琢。

    裴琢确实在一跃之后短暂、冲破一切桎梏般地腾空,但下落是无法违背自然规律的宿命。陆悠提前感受到了失去挚爱的钻心之痛,但当她绝望地闭上眼又睁开,他的儿子站在了对面。

    这不可能。陆悠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依旧瘫坐着,直到那从深渊沟壑展翅飞起的鹰占据她的视线——

    除非裴琢中途踩在了鹰背上。

    “我现在是裴琢!”她听到裴琢冲她喊,明明是笑着,但声音全是哭腔。

    “不是谁的儿子,谁的妻子,谁的父母,谁的omega,不是!”裴琢捂着脸,不让眼泪涌出来,“只是我自己,裴琢!”

    那是陆悠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正午见到的关于裴琢的最后一眼。

    第22章

    22

    裴琢一路都跟着那只鹰,原本以为它会带自己去见迟梁骁,但等他走到山脚,那只鹰停在一块大石头上,石头后面藏着个小背包。

    裴琢将那个包打开,里面有面包和水,钱,满格电的手机,地图和去往首都的车票,以及一封密函,如果把这封信交到首都军区,裴琢在那里会有绝对的安全。裴琢抱着那个包,坐在原地约莫五分钟,问那头老鹰:“迟梁骁呢?”

    明知道它不会说人话,裴琢盯着它的眼睛,说:“迟梁骁就在附近,对吧?”

    “我能感受到的,我……”裴琢用力吸了吸鼻子,森林中清新的空气扩大信息素的散发,他一路都能隐隐闻到熟悉的檀香,他一直以为迟梁骁就在尽头等着他。

    “他为什么不出现,他……是不是不想见我?”裴琢问道,那只鹰像是能听懂似得侧了侧头,眼睛眨了眨,啄了一下裴琢手里的包,振翅离开。

    它的意思再明显不过,而如果这是迟梁骁授意的,他也希望裴琢尽快离开,只是后会未必有期。

    裴琢紧紧抱着那个包,抹了把脸,站起来后没往前,而是转身,顺着那淡不可闻的alpha信息素,重新往森林山峦去。那不是他来时的路,那只鹰也没跟着他,但裴琢一路见到不少跳窜的小动物,想必在那还未开发的深处会有更丰富的物种和资源。

    这让裴琢越来越确信,迟梁骁真的有可能藏在这种地方。他喜欢吃肉,在这么大面积的湿地森林里绝不会饿着,他喜欢不修边幅地撒野乱跑,在这里穿着什么样都不会有人对他指指点点。对于陆悠这种流连于物欲的人来说,这样的生活是不值一提的,但如果从迟梁骁自身的价值观来衡量,他一个本来就野惯了的孩子,比起城市的文明,当然会更喜欢自在的乡野。

    迟梁骁喜欢呆在这儿,走累了的裴琢倚坐着一棵松树休憩,边喝水边漫无边际地思忖着。休息好了正要起身,他看到身侧厚厚的一层松针有些凹凸不平,他轻轻掀开,在那些松针下面藏着大大小小十多个褐色的蘑菇。这让裴琢突然想到迟梁骁跟自己的那通视频,他是那么期待跟自己去森林里摘蘑菇,那里有粘团子、松菇、黄白杯伞、浅白绿杯伞……裴琢到现在也一个都不认识,但他把那些褐色的蘑菇和土壤一起,仔仔细细地放到原本放面包的小盒子里。再往前走,太阳渐渐落西,裴琢也越走越深,路边也有越来越多不一样的蘑菇,有些很漂亮,裴琢握住其中一个正要摘,想到颜色鲜艳的蘑菇大多有毒,连忙松开了手。

    但菇类中毒的途径不止服食一种,等裴琢昏昏沉沉到迈不开步子,他抬头看,只觉得天上的云全都变成了蘑菇。他晕倒在地,但视线没有完全陷入黑暗,而是有意识的,只是太累,很想睡觉,看什么都像蘑菇,只有那只不知什么时候飞来的鹰还是老样子。它一直在裴琢身边守着,偶尔踱踱步子,但更多是静静地等待。裴琢就要把最后那丝光亮都阖上了,他感到自己腾空。原本以为是幻觉,但他确实被什么人抱在怀里,那只鹰飞起来,绕着他们转了几圈后就往前去,像是探路。裴琢被那朵漂亮的蘑菇迷得手上动作不过脑子,在那个怀抱里不停地挣,那人或许也是没办法了,原本是抱着的,该为背。

    迟梁骁背着裴琢。

    裴琢的下巴抵在迟梁骁的的肩膀上,他艰难地发声,在alpha的耳边说:“迟梁骁。”

    迟梁骁控着裴琢大腿的手不自觉紧了紧。

    “迟梁骁……”他有很多话想说,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就重复那张字条上的三个字,“带我走。”

    裴琢再醒来是在一个小木屋里。

    他身上披着张兽皮,毛茸茸的很暖和,屋子正中间生着火,屋外有劈柴的声音。裴琢没刚碰鲜艳蘑菇那会儿那么迷糊了,起身就要出去找迟梁骁,但他走到门口后突然停下,往后退了一步,目光落在旁边小钉子上挂着的、没有国徽的军帽。

    裴琢将那明显清洗过的帽子拿下来,握在手里,好不容易抑制住想哭的冲动,他摸到军帽内侧有什么并不服帖的硬纸片,像是照片。

    他翻过来,什么都没看到,但触感依旧明显。他于是顺着帽沿找缝隙开口,果然找到一处,手指伸进去一夹,那里面果然有张照片,照片里的omega坐在宴席桌前,双手托着腮帮子,垂眸不知道想些什么,好像热闹快乐都是那些模糊而又大笑的旁人的,他什么都没感受到,又不能离开,就这么静静地坐着。

    裴琢的眼泪啪嗒掉在八年前的自己脸上,迟梁骁抱着木柴进屋的时候,他蹲坐在门口捂着脸哭,手里拿着那张照片。迟梁骁连忙将手里的东西都放下,也蹲着,帮裴琢擦眼泪,怎么都擦不完,就搂着他的脖子,将人抱在怀里。手臂拢着,比兽皮和柴火温暖不知道多少倍。

    迟梁骁没说话,或许是因为本来就不擅长哄人,他就一直反复抚裴琢的后背,直到对方的情绪终于有所稳定。期间那只鹰飞回来好几次,每次都叼来捕获的小型动物,迟梁骁平日里吃的应该都是这些,但他专门给裴琢煮了粥,调料都是有外包装的,意味着迟梁骁活得并没有全然与世隔绝。

    吃完晚餐后起风了,迟梁骁给屋里的火炉添了不少柴,但他坐在外面,裴琢就披着那张大兽皮,也跟他坐在外面,肩靠着肩。他发现迟梁骁瘦了,不过肌肉还是硬邦邦的,信息素还是那个味道,但比之前的要淡很多,并不浓郁。这可能跟kc247的使用有关,所以裴琢没问,而是絮絮叨叨地说自己这几个月都经历了什么。迟梁骁在听,但一言不发,从两人再见面起,他就一句话都没说过。

    “你为什么不说话啊?”裴琢问他,依旧没有得到任何回复。迟梁骁给他的感觉并没有冷淡,还是那么体贴温柔,但却有那么些顾虑。该休息了,迟梁骁让裴琢睡床上,自己躺地上,睡到半夜裴琢自己的信息素突然被极高浓度的檀香调动,但当他睁开眼,迟梁骁早已没了踪影。裴琢外衣都来不及穿,披上那层兽皮就往外跑,那只鹰守在门前,张开双臂将他拦下,裴琢壮着胆子往外踏了半步,它真的会跃起啄他的头发,将他扯回来屋内。

    木屋里的柴火发出幽暗的光,裴琢在那隐约的火光里同那头鹰对视,尝试着同他讲道理:“让我去找他。”

    “他现在肯定不舒服,对吧?他现在……”裴琢凑近,肯定道,“他现在需要我。”

    他再次往门的方向走,那只鹰又跟过来,裴琢对它说:“你总不能把我的腺体啄掉。”

    裴琢拢着兽皮跑在漫天星空下。

    他顺着迟梁骁的信息素往山上跑去,那里有块狭长的平地,迟梁骁背对着裴琢坐在那儿,脚下就是深渊万丈。裴琢喊他的名字,但他很早就闻到裴琢的信息素,所以没回头。裴琢走近,手指触碰到迟梁骁裸露的皮肤,很烫,很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