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2

    男人的语气懒洋洋的,之前也不是没出现过探索迷宫却不小心走到男人面前的傻子,也有人咬破拇指在地上画咒,但一听是心头血,立马就打了退堂鼓,说着谎话就跑了。

    眼前的少年肯定也是一样。

    “嗯,好,你念吧。”少年画完咒之后觉得有些浑身无力,他没想到解咒居然要用心头血,但他没办法袖手旁观男人继续在这阴暗的角落里受刑一般一直忍受疼痛。

    “你没听清么?我说的是心头血。”

    “听清啦,我看小说里,心头血虽然对人很重要,但好好养养还是会养好的,我只不过需要卧床一段时间,能救你出来就好啦!”少年对男人笑笑道,“你念吧。”

    “呵,小说是什么鬼。总之跟着我念,不要犹豫,也不要停顿。”一定还是假话,肯定会在解咒的最后关头停下来,给我希望之后的绝望,看我痛苦的样子,没想到你居然心这么黑,呵,我都看透了。

    “好。”

    “吾含天地,咒毒杀鬼方,咒金金自销,咒木木自折,咒水水自竭,咒火火自灭,咒山山自崩,咒石石自裂,咒神神自缚,咒鬼鬼自杀,咒祷祷自断,咒痈痈自决,咒毒毒自散…”

    “吾含天地,咒毒杀鬼方…”

    “…咒诅诅自灭。”

    “…咒诅诅自灭。”

    “哎?”男人一愣,忽的抬起头看向少年,居然跟着念完了?

    一道金光打在图腾四周,图腾里的血开始沸腾并逐渐显露出金色,这毫无疑问是解咒成功的样子。

    少年跪在地上无力的闭眼仰着头,脸色越来越白,等图腾里的血全部变成金色之后,少年的头发也跟着变白了。

    “这…”男人手脚的锁链崩断,时隔几百年,他终于从“锁”中解脱了,但…

    “喂!你醒醒!”男人手脚并用的爬到少年前面,把少年抱在怀里摇晃,但过了很久,怀里的少年也没有醒来的迹象。

    2 第2章

    “喂,醒醒…”

    少年隐隐听见从远远的地方传来一个声音。

    “睡了49天了,还没睡够么…”

    别吵,让我再睡会。

    “给我醒醒!”

    少年猛地睁开眼,像是刚从噩梦中醒来一般重重地喘着气,他一转头就看见男人正把手从他脸上拿开,少年轻轻碰了下自己的脸,感觉有些火辣辣的。

    “你干嘛一直打我!”少年难以置信的看着男人,他捂住脸,脚一蹬一蹬的往后蹭,直到靠到了迷宫的墙。

    “解咒发动的时候哪怕你有一丝丝拒绝的想法,心头血也不会被全抽走了!”男人抱臂愤愤道,“你死了无所谓,我可不想被认为恩将仇报了。”

    “是你…救了我吗?”少年拍拍身上的土站起来,感觉浑身没有一点不适,小说里不是说心头血哪怕失去一点点都会感觉很难受来着么,他有些疑惑。

    “救你个大头鬼!”男人一步步走近少年,在他面前站稳,“是你把我从‘锁’里救出来的,这一点我不会否认,没有你的话,我可能永远都出不来,不过没想到居然真有你这样的傻子,心头血被抽干了也没有拒绝的想法。”男人看着面前少年的眼睛道。

    “啊,不用谢的,说起来,你身上的伤都愈…”少年有些窘迫,不知如何回应。

    “我没有谢你,再说我也救了你。”男人摆摆手转身,“我被锁在这里三百多年了,一直忍着肉体的剧痛修炼,就想着哪天逃脱之后好好闹一闹报仇。没想到你直接嗝屁了,害我用了这三百多年加上之前所有的修行成果救你,现在全没了,呿!”

    “啊,对不起…” 少年没想到男人救下自己会导致他失去所有。

    被关在这个地方一直受刑,想必是很深的仇恨了吧,唉,都怪我,他这三百多年的…哎?三百多年?

    “三百多年?你你你你你…”少年有些懵,手颤抖着指着男人,继续往后挪步,却只靠墙靠得更紧了。

    “指什么指。”男人拍开了少年的手,拉着少年的袖子往前走,“我是神和人的混血,人族背叛了我,神族关押了我,本来以为会被永远锁在这个迷宫里,但你帮我逃脱了。不过我现在失去了全部修为,暂时保持人的状态,估计关押我的那些家伙们都以为我死在‘锁’里,灰飞烟灭了吧,呵。”

    “你说你要和我一起走出迷宫的对吧。”男人还拉着少年的袖口。

    “嗯…是说过没错…”

    “三百年来,我的血肉早就和迷宫融合在一起了。”男人笑了笑,他回过头对仍然懵懵的少年道,“我带你去找你的同伴,然后把你和你的傻子同伴们打包送出迷宫,说什么找宝藏,越走越远了…这样咱俩就谁都不欠谁了。宝藏是我的,我不伤害你们,你们也别想打什么主意。”

    “可是…我不想去找探险队。”少年停下脚步,男人也送开了手。

    “你不是说要回去找你的同伴么,还要问他们要‘药’什么的。”

    “‘药’是可以缓解你疼痛的东西,我看你那么难受才下定决心回去找探险队的。”少年有些激动,感觉男人对自己有什么误会,他根本不想要宝藏,他现在只想出迷宫啊,“再说,探险队的人把队伍里最弱的人当诱饵过迷宫的机关,我也是被他们抓来的,虽然留到了后面,但肯定很快就到我了,所以我才逃掉的!”

    “那你想怎么样…”男人挠挠头,“你这么弱怎么会被留到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