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6

    少年一边跑一边不停的小声说着,心中的忐忑没有消失一分,反而更加强烈,他有些害怕男人没有在那个地方等他。

    少年跑着跑着,觉得眼前有些模糊,没看清脚下,被碎石绊倒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膝盖和手臂都被擦破了一片,鲜红的血珠慢慢的渗了出来。

    “嘶…”少年被火辣辣的擦伤疼的倒吸一口气,趴在地上伸手抹了一把眼睛。

    “凭我的认路能力还怕找不到他么?有什么好哭的…”把不安的眼泪都擦干后,少年继续向着一个方向奔跑着。

    快了,快了,马上就能见到了。

    不知跑了多久,少年突然感觉自己的意识一阵恍惚,像是错误的进入到一个透明又陌生的空间里,他通过薄膜看向外面,看到眼前那破败迷宫的残垣是扭曲的,原本应该是土黄色的沙砾颜色也变得混乱起来。

    “这里是…”少年慢慢停下脚步,手撑在膝盖上盯着地面。

    “这里是迷宫宝藏所在的地方。”少年的眼前凭空出现一个散发出柔和白光的光球,声音是从光球里面传出来的。

    “我怎么会跑到宝藏这边来,难道…”少年弯着腰抬起头惊讶的看着光球,没有怀疑光球的话。

    “那…那这里刚刚有没有来过一个高高大大的,黑黑壮壮的,说话很凶,眼神却很温柔的人。”

    “没有,三百多年来,我还是第一次在这里见到除我之外的其他人。”光球上下动了动道,“跟我来。”

    少年脑海中出现了一个笑呵呵的老爷爷,手放在下巴上,上下摸了摸他自己花白的胡子。

    “你说的是一直被关在迷宫深处的半神混血吧,看见你的发色我就明白了,你救他出‘锁’,他助你出迷宫,你们都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嗯…我其实还好,主要是他现在失去了全部修为了…”

    光球移动的速度很慢,少年就跟在光球的后面走,走了几步之后,他发现他身上的伤口都渐渐愈合了。

    “说起来那孩子遭受了这么多也有我的错。”光球停了下来,向下动了动。

    少年好像看到老爷爷停住脚步,低下了头。

    “是说他之前被人界背叛,被神界关押的事情么?”少年好奇的伸手碰了一下光球,问道。

    “他和你说过这件事了啊。”光球叹了一口气道,“因为不忍心看到人神两族交好后,神族因为人族先逝去而痛苦,人族因为做不到永远陪伴而挣扎,所以那孩子向我提议将神族和人族永远隔离开,而我多方考虑后,也采纳了那孩子的提议。”

    “为什么?”

    “因为长久以来,所有和人族相恋的神族,都在人族逝去后主动陨落了…因为他们无法忍受这份得到又失去的痛苦,所以他们的愿望都很相同,就是如果可以,希望一开始就不要遇到。”

    “这样啊…”

    “神族的生命太长,虽然经历了很多,但他们依然强大又脆弱,那些主动寻死的族人都是强大的,因为他们放弃一切,只为追随而去。”光球继续向前飘动,“相比之下我就很软弱了,因为我失去了毕生所爱,但我也活了下来。”

    少年顿住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后来呢…”在长久的沉默过后,少年还是开口问道。

    “后来,那孩子的提议开始推行,神族和人族也隔开了。因神族远离人族,那些因失去神族依附而失去了长生不死能力的人们开始因为怨怼发起了报复。他们秘密地用他们自己的肉身炼成了迷宫,把那孩子禁锢在迷宫深处。”

    “怎么会这样…”少年的脚步越来越沉重,知道的越多,他就愈发心疼,为什么明明经历了那么多,男人却仍有着那么温柔的眼神呢。

    “我也是过了很久才找到这里的,但那时候已经太迟了,迷宫里的荆棘深深地扎进那孩子的几处重要穴道中,一边吞噬着他的血肉,一边想用漫长的疼痛磨灭他的精神。当时毁了迷宫就等于毁了他,所以我把我自己也炼化在迷宫里,哪怕是一点点,也希望能帮到他。”

    又是一阵沉默。

    光球平稳的在前面飘,带着少年往前走着。

    “我觉得你做的没有错。”少年突然出声道,“没有主动陨落也不是软弱的表现,有时候选择承受痛苦留下来的人才是最强大的。”

    “你果然是会说出这样话的乖孩子,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早就想开了。”光球顿了顿,随后从中传出来的声音笑了笑道,“那么少年,你呢?”

    “我…什么?”

    “迷宫的宝藏就是愿望,你许下任何愿望我都能帮你实现。”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几百年来陆陆续续有那么多探险队来找你了。”少年对光球笑笑。

    “我的愿望…”

    说起来少年其实一直都没有什么想实现的愿望,他觉得就只是平平凡凡的度过每一天,凡事顺其“自然”就好了。

    被探险队抓来迷宫探路是“自然”,被抽干心头血为男人解咒也是“自然”,虽然他每次不知为何都会偏离目的地,但却是每次都会找到他真正想要的东西。

    所以被抓来迷宫却遇到了男人,被抽干心头血却救下了男人,而这两样都是少年真正想要的。

    但是这次,没找到男人却找到了宝藏,他并不想要宝藏,他只想要见到男人,和男人永远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