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11

    世界再次死一样寂静了三秒钟。

    虽然有点后知后觉……但是我突然意识到,刚才路渊一直坚持问枕套的问题应该是因为他也不好意思了……

    他们谈恋爱的人真的很烦。

    就在我思考接下来怎么打破僵局的时候,我们面前的枕套人又嗯了一声。

    就在我要再一次问他这次是对哪个问题嗯的时候,他又添了两个字。

    ——都是。

    81

    [主讲人:林聪聪]

    路渊他脸更红了。

    与此同时,他嗓门更大了。

    他凶神恶煞得像个高利贷公司雇来要债的一样冲着面前的枕套人咆哮:那你干嘛不告诉我啊!

    枕套人小沈可能是因为视线受阻,没料到他会突然大吼,当时就吓了一个哆嗦。

    然后他从枕套里呜呜囔囔特别委屈地应了一声,那你都有对象了,我怎么说……

    这下我跟路渊都傻眼了,我们俩终于完成了今晚第一次异口同声——

    哈?

    路渊迷茫三连:谁有对象?我?我哪来的对象?谁是我对象?

    哦这好像是四连。

    小沈震惊得摘掉了头上的枕套,脸还是通红通红的,但是瞪着个大眼,开始对质三连:不是你说的吗?上学期我问你的时候你说的啊!那个卢布,老跟你出去那个,不是你对象?

    路渊被他惊得一下没坐稳,一屁股从马扎上摔下去了,都没顾得上站起来,就又是一个迷茫三连:老卢?关她什么事儿啊?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啊你是在做梦吧?

    我看着他们俩,突然觉得,我像是在玩真人版《逆转裁判》。

    82

    [主讲人:林聪聪]

    听了双方的陈述,我发现这个事情真是相当的扑朔迷离。

    首先是小沈一口咬定路渊说了,但路渊一口咬定他绝对没说过。

    而且双方看起来都非常自信非常笃定,没有任何一方露怯。

    然后小沈开始对事发经过进行复述,他甚至都没顾上还有一半糊在头上没拿下来的枕套。

    小沈的陈述如下:

    就是上个学期,当时你天天跟卢布一起走,她上课下课你都老跟着她,你俩差不多天天一块儿吃饭,然后我问你是不是在跟她谈恋爱。

    小沈说到这儿,本来非常铿锵有力的陈述就变成了有点委屈的嘟囔。

    ——然后你就,就特别暧昧地笑了一下,说,暂时还没有呢。

    小沈陈述结束,请路渊选手进行反驳……路渊选手?

    我们发现路渊选手原本自信的表情出现了微妙的变化,他似乎对小沈的陈述感到心虚了。

    路渊选手试图组织了一下语言。

    路渊选手带着一脸明显心虚的笑挠着头开口了:啊原来你是说这个事啊……当时这个是有原因的……你不说我都给忘了……这个是因为……

    路渊选手的语言还没完全组织好,小沈就变成了一个人形复读机。

    他头上顶着个已经被他遗忘了的枕套,直勾勾地盯着路渊问:所以不是真的?她不是你对象?

    路渊开口得十分苍白无力:你听我解释……

    小沈:所以不是真的?

    路渊开始回溯剧情:这个事儿是这样的……

    小沈:所以不是真的?

    路渊提出了关键人物:这个主要是因为你们班那个彪哥……

    小沈:所以不是真的?

    ……有完没完啊他们俩能正常对话吗这是一对复读机成精了吗哎哟真是烦死了!

    83

    [主讲人:林聪聪]

    由于他俩反复捯饬的过程过于曲折漫长,我如果全都复述一遍,本期《聪聪有约》看起来会很像在拖时长,所以我从他俩的对话中总结了一下事件过程,给大家大概讲一下。

    事情发生在上学期,我们班有个彪哥,他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大二的卢布一眼,就开始了疯狂的狗皮膏药式骚扰追求。

    据路渊描述,当时小卢同学是委婉拒绝也拒了,直白拒绝也拒了,甚至到后来都撕破脸骂街了,彪哥也依旧不屈不挠不放弃,路渊描述他是“比《傲慢与偏见》里女主那个表哥柯林斯还膈应人”,这书我没看下去,不认识这个人,不过综合上下文以及彪哥这人的德行来说,我揣测是很不要脸的意思。

    这事儿我也略知一二,因为当时彪哥又是在学生会大群里动不动艾特小卢说土味情话,又是发朋友圈微博疯狂表白,还有什么看了她们班课表提前跑去在教室黑板上写“卢布我喜欢你”和什么宿舍楼下摆蜡烛喊话的事儿,差不多都干过一遍,导致当时整个外院差不多都对小卢同学的名字有所耳闻。

    小卢实惨。

    我们节目组本来试图就这件事采访一下当事人小卢,但她以满脸肉眼可见的嫌弃表情和“噫,恶心死了,快别提了”的回答拒绝了我们。

    我们节目组本想就这件事采访一下当事人彪哥,但考虑到这个人一旦出现会降低本期节目质量,所以选择了放弃。

    那么这件事是怎么和小沈和路渊扯上关系的呢?

    因为,彪哥的膈应人是无限的,但小卢的好脾气是有限的,小孩儿被逼急了没辙了,揣着武术课买的双截棍打算去揍他一顿。

    据路渊复述,他本来在哈哈哈看热闹,这下如临大敌,说万一卢布出个三长两短“她爷爷得拿着擀面杖抡死我”,于是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安全,开始每天一有空就护送她上课下课。

    然后这个事儿吧,就被小沈注意到了。

    小沈就问了刚那个问题。

    路渊呢,因为他见过彪哥跟小沈一块儿吃饭,觉得他们俩说不定关系好,怀疑是彪哥让小沈问的,所以故意回答得比较暧昧。

    如果当时路渊跟小沈稍微熟一点的话,他就会知道,由于小沈是我们班的笔记之神,班里差不多一半的人都请他吃过饭,彪哥也不例外。

    可惜,他俩不熟,所以他不知道。

    这种因为信息不对等造成的误会迟迟没有解开,没过多久又因为一个电话彻底变成了定局。因为小沈那天晚上快十一点的时候看路渊还没回来,就给他打电话,结果电话是小卢接的,说他今晚不回来了,他就此认定了他俩在谈恋爱。

    然而,路渊十分费劲地回忆了好半天后,终于想起来,说那天晚上他们两家人一块儿吃烧烤,他在剥小龙虾腾不开手,来了电话就让旁边小卢帮忙接了。他早就把之前跟小沈说的暧昧话给忘了,根本没想到会造成这种误会。

    于是,这个事情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84

    [主讲人:林聪聪]

    其实这个事情梳理完之后我就应该走了。

    但是当时我可能是脑子被彪哥入侵了,我没有走。

    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接下来我不带感情/色彩地叙述一下之后发生的事。

    路渊说:闹半天都是因为老卢,回头我得让她请咱俩吃饭。

    路渊说:所以你之前跟我闹别扭也是因为这个?

    小沈嘟嘟囔囔:嗯……本来之前那一阵儿我没看见你们俩一块儿出去,以为你俩分手了……结果后来你又去替她上课……

    路渊说:噗……我跟你说我要是敢跟老卢搞到一起,她爷爷得先给我算个卦说我有血光之灾然后拿擀面杖抡死我。

    小沈嘟嘟囔囔:我又不知道你们俩从小就认识……我以为你们俩是去年部门聚餐的时候认识的……而且我问你你还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