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13

    然后他就拿着刚洗完的抹布从洗漱间回来了,扭过头来跟我打了个招呼,说“哎,你来啦”,冲我笑了笑,露着颗小虎牙。

    特别特别好看。

    说出来可能有点俗吧,但是当时一下就觉得,我攒了这么久的坏运气,可能都是为了碰上这一件好事。

    ——时间:一年前。

    92

    [当事人:路渊]

    大二开学的那天?那天怎么了?

    ……噢噢噢,我想起来了,你不提我都忘了,那天超级倒霉!

    本来沈其繁这个倒霉玩意儿那天就来得特别晚,宿舍都是我自己扫的拖的,而且我们导员也特别不靠谱,她一开始什么都没说,我以为宿舍床位就随便分的,都已经收拾好了,桌子也擦干净了,床梯也擦干净了,结果她突然在群里发了床位分配表,说一定要按表来,不然回头查卫生的时候,看谁床位不干净扣分是按表上分的扣分,不管是谁在用。

    结果我一看,我都收拾好了的那个床位是沈其繁的,啊真的,气死我了,但是也没辙,要不回头查宿舍他不洗袜子不叠被全扣我的分我就冤枉死了。这下我收拾也白收拾了,只能又倒了床去收拾我那边,弄下来整个宿舍全是我收拾的,气死我了,啊。

    93

    [以下内容来自X乎“一失足成千古恨是种怎样的体验”回答页面]

    匿名答主:唉……就前不久部门聚餐嘛,我们好几个部门一起去的,大一大二大三的都有,我本来那天不太想去,但是听他们说我室友也去,因为我们俩都一宿舍住了好几个月了还没一块儿吃过饭呢,我就也跟着去了。

    吃到一半的时候他手机没电了,问我们谁有充电宝,有个大一的学妹就借给他了,其实就一个很小很小的事,我当时也没太注意,但是之后下半场他俩就老凑在一小堆儿聊天,后来还经常一块儿出去吃饭什么的,没过多久他俩就谈恋爱了……

    唉……我当时怎么就没带个充电宝呢。

    ——时间:七个月前。

    94

    [相关人员:卢布]

    啊,完蛋了这下,连老路都有对象了,这下回头吃饭我妈再说我的时候,我再也没法拿他当挡箭牌了,这可怎么办啊,愁人。

    真心话大冒险的主意还是我出的呢,这可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95

    [当事人:沈其繁]

    林聪聪没跟你们说我那个……那个什么里写的是什么吧?

    ……他最好没有。

    96

    [相关人员:戴美慧]

    我看出来了,这个外班的小帅哥估计是来替那个姓路的小孩儿上课来的,每回那个姓路的小孩不来他就来。

    这种奉献精神不太常见,要么是专业收钱代课的,要么就是他俩在谈恋爱。

    我觉得后者的面大。

    呵,愚蠢的小朋友们,还以为我看不出来。

    97

    [相关人员:徐雨茗]

    呜呜呜呜我征的好喜欢省学长啊!

    他征的超可爱,谈恋爱以后整个人就特别警戒,就我们那个姓宋的副主席蛮喜欢他的嘛,就反正各种明示暗示的蛮久了,我们好几个人都觉得出来那种。不过我们都不太喜欢她,这个人怎么说呢……就感觉官威有点太大了,说话总是那个样。

    然后省学长现在一更她说话,张嘴就是我对象怎么怎么样,左一个我对象右一个我对象,她脸都黑了他还假装没看见,全程我对象balabalabala,超好笑哈哈哈哈哈哈。

    98

    [相关人员:杜子辰]

    ……为什么连我也要说?

    跟我有什么关系?

    行吧,我就希望老沈谈恋爱以后能做个人,别一天天的整幺蛾子了。

    99

    [当事人:路渊]

    林聪聪说他戏份太多了,再出来怕你们烦他,非让我自己说。

    ……嗨呀,能怎么样嘛,就谈恋爱呗。

    干嘛呀还不让人笑了,我就笑。

    这有什么好问的,不就是处对象嘛,难不成你们没处过对象吗?

    ……还真没处过?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嘛,还能有什么呀,就那些事儿啦……你一个成年人,自己意会一下,干嘛还非得让人给你说出来啊。

    100

    “那我关灯了啊。”

    “嗯。”

    [1个彩蛋]

    期末的时候,外院告白墙上又有一条给路渊的告白,还是来自俄语系的。

    内容如下:

    Although你并不认识我,我也只见过罩着枕套的你,但我真的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感谢你!我的命都是你给的!

    LOVE U FOREVER !

    (完)